服务热线:400-100-8500

  
      涂料资讯
油漆(油性漆)的起源,发展,以及现代化
来源: | 作者:34398969 | 发布时间: 2018-06-20 | 768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从清漆说起
     清漆一词 lacquer 起源于印度大陆的梵语(土火罗语)lākshā',英语翻译过来是 "wax",也就是“蜡”的意思。后lacquer传入欧洲,经过长时间演变,在今天得以用于建筑装饰。
蜡为釉质,在古代主要用于封闭木质的物品,使得物品更耐用和持久;原材料来源有两个:一是从干漆树的树皮里流出来的,一种是用虫子熬制的(也有一种说法是两者结合使用才是原始的清漆)。
   
    该漆需要用有机溶剂来稀释,因此会有一定的毒性。
   
    同时期在中国,大约是商代,(夏朝之后就是商朝),已经是“大漆”,即后来我们所熟知的生漆的繁荣时期,已经能调制出多种颜色的漆,几乎所有的皇家楼阁都使用大漆来着色和保护。这种天然成膜的生漆在7000年前于南方丛林被发现,这种高大的落叶乔木的树干上会流出一种粘稠的液体,与空气接触一段时间后变成褐色并且变硬,这种树木便是漆树。这种液体除了能着色,还能保护树干不被腐蚀,因此有人将其涂抹到房屋的梁柱上。
   
    生漆的主要成分有漆酚、树胶、少量水分、酶及可挥发酸质,其中漆酚是让生漆天然成膜的主要功臣,大约占总量的73―84%左右,而树胶和水分则赋予生漆“如胶似漆”的感觉。通常以漆酚含量的多少来判断生漆的好坏,含量越高,经空气氧化后颜色越深,凝固后形成的表层就越结实紧密。而其中所含的少量酶和可挥发酸赋予成膜后的漆一种特殊的清香。
   
    当时中国的版图与印度的东南方(今阿萨姆地区)搭界,这种生长在大南方的神奇树木被两国人所重视,都用以做木器以及木质建筑的保护涂料。
   
    除了从印度传入的技术,欧洲人于公元250年发现乳香胶,并使用乳香胶(产于土耳其)也可以用来制造清漆。乳香胶搭配蓖麻籽的油,溶解于醇类物质(酒精),俗名叫做“乳冻”,因为这种清漆看上去就像果冻一样。在18世纪60年代,欧洲除了将这种清漆用在船舶上,最主要的用途还是用来保护艺术品(见鲁本斯、伦勃朗等古典大师的绘画作品)。
   
    二、从清漆到色漆
    视线回到中国,在汉代,漆艺得到进一步发展,种类和颜色也不断增加,但普通老百姓家通常只能用深色及黑色的漆,只有王公大臣、官宦家族才能使用那些漂亮的朱漆。汉代官方指定的皇家的色彩为:红色、黑色。(对古代皇室漆器有兴趣的亲可以参考这个网址: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509/15/6681698_115472128.shtml)
   
    谈到油漆的颜色,其原理基本上是在原漆中加入各种颜料、染料,形成黑、朱、绿、褐、紫、黄等多种颜色的色漆。这些颜料、染料基本上为无机粉末,如矿石破碎后的粉末,或者部分金属氧化物如铁红、铜绿等(那个时候并没有无机物或金属氧化物的概念,只是工匠觉得颜色好看,尝试着加到原漆里面发现这货居然能溶解并均匀混合,然后就拿去刷墙了)。   
   
    后来人们还发现有一种叫做“桐油”(Aleurites fordii Hemsl)的东西,拌到油漆里面能让色彩更加亮丽,增加油漆的粘稠度,清香更持久;将“桐油”这一类干性植物油配合漆液使用的方法乃是世界涂料史上的一大创举,基本上奠定了古代建筑涂料的基石。
   
   兜兜转转,不管油漆的基础主要成分是什么,仍然脱离不了药材的辅助(实际上桐油也是一种药材)。
   
   在欧洲,人们发现即使不使用有机溶剂(松节油等),也能做出迷人清亮的清漆。只要使用亚麻仁油,蜂胶,植物焦油就能得到更加美丽的效果,这就是古法木蜡油的诞生,一般都用于涂抹高品质的木器。
    
   美丽的琥珀(琥珀产于波罗地海的海床上,由3000万年前的原始古松通过压力产生)与植物焦油煮在一起是木蜡油经久的关键,其古法工艺如下:最基础的木头白胚上,先刷一层加入了蜂胶的亚麻籽油。蜂胶可以防腐防虫,起到基础保护作用。琥珀和植物焦油溶合物涂第二层,而加了藏红花的龙血和乳香胶是最后一层。
    
   欧洲清漆最优雅高贵的时代是1750年(17世纪),其关键人物是克雷莫耶。他为了让小提琴染上美丽神秘的橙色,除了以上提到的三道工艺,还独出心裁的使用龙血树产生的黑色树脂。与此同时,在北非和东地中海市场上,还有其他的一些清漆原料出售:北非松树上的‘山达脂’、埃及的‘阿拉伯胶’、苏门答腊的‘安息香胶’、阿勒颇的‘黄芪胶’(可能从中国运输到欧洲),这些东西都是干巴巴,一枝一枝细小的样子,这些胶质本身也是药材。这些药材具有芬芳的气味和天然防腐功能,比蜂胶的保护更进一层,使得木器能经过百年的风霜保存至今。
   
   油漆的调色比较困难,再加上古代基本都使用天然色彩的颜料(在笔者另一篇文章“涂料简史”中有提到),因此不管在哪个国家,进入19世纪前的色彩都受到严格限制。从经济的角度来说,颜料在古代是昂贵的,从原材料采集到提炼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在中国,古代建筑的色彩搭配形成了其基本特点——北方“红墙黄瓦”与南方“白墙黑瓦”。由于北方许多植物在秋冬季落叶,来年抽芽,再加上北方地势平坦,视野较南方开阔,因此冬天的景色显得比较枯燥,或者说色彩单调。所以北方很多建筑都使用“红墙黄瓦”或“红墙灰瓦”的色彩搭配,红色的门窗与柱墙配上黄色的琉璃瓦或灰色的瓦片,与蓝色的天空形成强烈的对比,从视觉上给人一种富有生机的感觉,比如北京的故宫。而南方大部分地方的植被都是四季常青,为了融入自然环境,其建筑物的着色通常都比较简单,以“白墙黑瓦”为主,突出一种朴素淡雅的江南情调,比如上海的弄堂,客家土楼等等。
   
   而在欧洲,建筑的色彩受到基督教和古希腊崇拜(这是个误解,欧洲人误认为古希腊的建筑都是白色的)的影响,以淡灰色和白色为主(荷兰这货除外);伊斯兰国家推崇白色建筑更甚(具体例子可参考印度伊斯兰区的白色之城);而印度则不一,各种色彩都在使用,因印度宗教中神给世人带来了缤纷的色彩象征人间百味。
 
    三、从色漆又回到清漆
    油性漆发展到21世纪,因为始终无法甩脱必须溶于有机挥发物质的魔咒,和易燃易爆的危险性,逐渐被繁荣起来的水性漆所替代。
   
   简单说说现代水性漆是如何发生的吧:公元年后,在早期历史中,人们发现天然环境中产生的树脂都不能溶于水,但树胶可以溶于水。
   
   树胶不同于树脂,是另外一种物质;人们就使用树胶加水做成另一种清漆。这种清漆最大的毛病是不耐腐蚀,无法广泛使用;后来就慢慢失传了,但是制作水性清漆的梦想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一直埋藏在人们的心底。进入19世纪,德国率先发现“水包油”技术,这种技术对树脂进行改良,使得树脂产生“水分子包裹”的形态,能直接悬混在水中。水溶性的清漆在建筑上得以大量使用,耐候耐腐蚀,它的缺点是不能用于金属的防腐。
   
   另一种得以传承和发扬光大的清漆,是木蜡油。这种清漆虽然是油性的,却一直受到上流社会的青睐。它是以纯天然植物提取物——亚麻籽油、向日葵油、豆油、巴西棕榈蜡、小烛树蜡调制而成的,比它的祖先古法制作的木蜡油使用方便,精炼而环保;也可以用天然颜料进行调色。不过,它的价格比它的祖先便宜不了多少,原因是在现代重污染的环境下,农作物的价格节节攀升。
(对现代木蜡油详细信息有兴趣的亲,看这个网址:http://jingyan.baidu.com/album/ca41422f89ac0c1eae99eddf.html)
   
    到了21世纪,全球各国在汽车上实现水性漆喷涂,有了汽车漆;在其他金属钢材上也有了水性的工业防腐漆;但这都只是初步实现了水性漆在金属上的应用,说初步实现,原因有两个:
    一 适用性:溶剂型油漆无论自干还是烘干型受施工环境的影响比较小,而水性漆高温烘干型的受施工环境影响小以外,常温自干的受施工环境温度和湿度影响较大,同一种水性漆在不同温度和湿度中施工会有不同的干燥效果,因而会影响漆膜的理化性能。在粗放式的发展模式下,一切都为速度论,水性漆对施工环境的要求比溶剂型的高,因此施工效率相对低下,因此制约了其应用。
    二、制造成本:制造水性工业漆需要投入比油性漆更多的人力物力,因此到2015年,油性漆在金属防腐市场上仍然占据半壁江山。
   
    要彻底实现涂料的全环保化,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加速探索的进程,是唯一方法。